哭海的兒子






[PR]



2013年12月18日(Wed)
哭海的兒子
此刻,我就站在海邊,想讀一句“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可春還沒有暖,花也沒有開。佇立在寒風中的海岸,只聽到海鴎飛處傳來聲聲哀鳴,海浪悲愴的擊打著礁石,那聲音發出低鳴,有些滄桑的嘶唖,彷彿在哭泣,哭海的兒子康泰旅行團,哭那個叫著海子的詩人。
二十四年前那個憂傷的黃昏,暮色的山海關,年僅二十五歲才華溢的詩人,一身白衣,兩本書籍,把他疲憊的身驅臥在冰冷的鐵軌上,仍無​​情的列車碾碎他早已交付給神的肉體,以及他的詩篇和完美中的理想。那天剛好是海子二十五歲生日,他母親在北京的老屋為他親手煮了一碗紅米粥,想以這種傳統的方式,為自己的孩子予以深情的祝福。紅米粥真香啊,紅米粥真濃啊,她站在老屋門前,等待熟悉的身影,可她哪裡知道,出門上班的兒子再也回不來了。
海子,遠方那麼遠,你在天涯海角走來又走去,西藏晚空下的那一塊孤獨的石頭,終因你的離去,變成一朵帶淚的花,盛開在已經醒來的黎明;那一片曾近荒蕪的麥地,終因你的離去康泰領隊,結滿了善良和光芒。你在“遠方”裡說,飛到你身邊的石頭長出了血,長出了七姐妹,終因你的離去,石頭終究還是那塊石頭,落寞在寂寥的曠野中,坐成永遠的孤獨,而因自由和貧窮不能觸碰的七姐妹,流年遠去,如今又各自散落在人海何處?
  想問你,海子。是不是你早已知道了自己必將離去,所以才寫下那麼多死法的詩篇? “自殺者之歌”蘊藏著投水,斧劈,上吊,開槍,“七月的大海”你預示著跳海,“跳傘塔”暗藏著跳樓,“七月不遠---給青海湖,請熄滅我的愛情”裡面暗喻著沉湖,為什麼“春天,十個海子”裡面的臥軌,成為了你最後的選擇?是不是那冰冷的軌道,像極了通往天堂的天梯?是不是人世間容不下你的浪漫和完美,而天堂裡才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牛欄牌奶粉,春暖花開?


   


yangtaiの自由文言1


新着トラックバック/コメント

yangtaiの自由文言2

カレンダ
2013年12月
18
       

アーカイブ
2012年 (2)
4月 (2)
2013年 (1)
12月 (1)
2014年 (25)
1月 (1)
2月 (2)
3月 (1)
4月 (3)
5月 (4)
6月 (2)
7月 (3)
8月 (4)
9月 (3)
10月 (2)
2015年 (8)
3月 (1)
4月 (3)
8月 (2)
11月 (2)

アクセスカウンタ
今日:9
昨日:12
累計:19,563